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下面是青岛的浮山,都铺着一望无际的跨海的公路。其间有一个IT之家的小编,腕戴微软手环,手捏一部Surface Phone,向雷德蒙德尽力地铺去。那铺路砖却碎了一地,反向库比提诺铺去了。

        这小编便是玄隐。我认识他时,也不过十多岁,离现在将有五年了;那时诺基亚的手机还在卖,WP也好,我正是一个WPer。那一年,玄隐是一件大新闻的责编。这新闻,说是三十多年才能轮到一回,所以很郑重。之家里发文,小编很多,文章很讲究,看的人也很多,手机也很要防偷去。之家只有十个水编(之家这里给人写稿的分三种:整年给IT之家写稿的叫小编;转发别人文章的叫水编;自己也评论,只在有大新闻以及打赏时候来给之家写稿的称投稿),忙不过来,他便对刺客说,可以叫他的徒弟玄隐来写新闻的。

        软媒刺客允许了;我也很高兴,因为我早听到玄隐这名字,而且知道他和我仿佛年纪,玄而又玄,仿佛隐鼠,所以他的师傅叫他玄隐。他是能铺路水Surface Phone的。

        我于是日日盼望新闻,新闻到,玄隐也就到了。好容易新闻到了,有一日,仲平告诉我,玄隐来了,我便飞跑地去看。他正在办公室里,黄色的安全帽,手拿一块铺路砖,腕上套一个明晃晃的微软手环,这可见他的师傅是个软粉,怕他当果粉,所以在纳德拉面前许下愿心,用手环将他套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