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上11点半回家,在一个双向车道与不能行驶机动车的T型路口与外卖小哥相撞。左手拿手机右手握电瓶车龙头,电瓶车没有灯。撞的一瞬间还在看屏幕讲电话,我瞬间左转急刹车头都去了对面车道且我未逆行车速20——30之间,快到家就很慢。最好玩的是擦倒了,他竟然倒地不起不说话躺那儿。我说给点钱私了算了,他说撞坏了他手机(苹果手机)陪他手机+一周误工费+药费。一个劲儿打电话给朋友给110。就是倒地擦伤,我说几百块钱就得了,他觉得我侮辱了他,其实我看没伤什么就胳膊擦破皮 手部擦红。然后他叫了几个送外卖的朋友,可能面子放不下了就要去医院。120来的时候我说严重我们马上去医院,不严重我等下开车送他去医院。他说等下我们去,他朋友说一定去医院。然后他不怎么情愿跟我上了120去了医院,去医院他说全身疼 脑袋痛 腰痛 排骨痛,我给他挂号95年的。打了个Ct一点问题都没有,医生都不耐烦说不用检查就回去吧甚至医生都没有说开药。我后面说来都来了开个药算了,前后120接送费检查药费1000左右。由于他骑车看手机,我挡风玻璃还被打了有裂痕。医院结束我朋友开车送他回家。这使得我想起了金棕榈大奖的《寄生虫》,本来没多大的事情,折腾了一晚上没睡觉又没有从我这里拿到钱。为什么只要是车撞人就不对,我正常行驶未超速开了灯,自己骑车飞速 电瓶车没有灯 不看路看手机。被撞呢还要钱(严格来说是他撞到我前轮,带倒地)。交警得判定今天或者明天会下来,有天网  寄生虫果然说明了一部分人的思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