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标签为IT之家在IT圈所设的采访栏目,旨在邀请创作者参与分享他们的经验与见解,并提供一个交流的窗口。

本期的专题为“WWDC20 学生开发者奖学金”,学生开发者奖学金是每年 WWDC 的重头戏之一,目的是奖励有才华的学生,同时鼓励更多学生加入编程开发。

以下为本人受IT之家邀请所撰写的内容。


一、自我介绍

大家好,我叫钱睿超,今年 22 岁,江苏无锡人。目前在 EIT(欧洲创新技术研究院)攻读计算机视觉与通讯硕士。很有幸,在刚刚结束的 WWDC20 Swift 学生挑战赛中,我的作品入选了优秀作品奖。 



关于 Swift 开发,其实我是名副其实的新手。在正式开始此次的学生挑战赛之前,我没有任何 Swift 或是 SwiftUI 的语言基础,并且由于我在本科学的是建筑电气专业,在编程语言方面的经验仅限于简单的 C 语言和 MATLAB。

因此,如何在 10 天之内入门 Swift 并且完成一个 playground 成了一个非常大的挑战。由于时间紧迫,我没有选择网课或者官网教程这种较为系统性的学习方式,而是在确定我的 playground 主题和需要实现的功能后直接去 YouTube 找相应的视频,阅读、修改和理解他人的代码,并根据自己的需要进行更改与测试。

当然此中调试和纠错的过程其实相当痛苦,以至于放弃的想法在后半程一直萦绕着我。之前由于担心半途而废,我甚至在初稿完成前都没有敢和包括父母在内的任何人提起我正在参与挑战赛这件事。不过最后总算坚持了下来,完成了整个 playground 的调试。因此,我也想向所有觉得自己不行或者觉得这件事和自己没什么关系的人说,这也曾经是我的想法,但是不要低估你自己。你缺的大概率不是能力,而是逼自己一把的勇气。

二、作品介绍

回到这次的 playground 本身,我此次选择的主题是残障体验。我的 playground 以一个类 2.5D 游戏的形式呈现,由玩家点击虚拟方向键控制角色的移动。这个游戏分为 3 个阶段,一阶段是一个健全人角色在充满障碍的场景中通行,而由于我将健全人的物理实体设置得较小,因此健全人角色依然能轻松快速地到达终点。而二阶段角色将会变为轮椅使用者。此时,一阶段中那些看似不起眼的障碍将会层层挡住轮椅的去路,使整个通关过程变得非常曲折。而三阶段中,角色依然使用轮椅,但玩家能看到曾经的障碍消失,场景变为轮椅友好的无障碍环境,玩家即使操控轮椅也依然能轻松到达终点。(由于我并没有学过画画,所以这个画面大家看看意思意思就好了…)



游戏的三个阶段

三、关于残障群体

我选择这个主题的初衷其实是希望残障平权的意识可以在每个人心中慢慢地生根发芽。中国的残障群体的生存现状还远没有达到令人满意的地步。无障碍环境的缺失以及人们或隐性或显性的残障歧视,都让这个群体在当代社会生活中几乎缺位。大家可以想一想,最近一次在现实中见到残疾人是什么时候?在过去的一年中,又见过多少残障人群?然而,这么一个在生活中几乎见不到的群体,却是一个有着 8500 万人口的庞大群体,是一个占了中国人口数量近 1/20 的群体。作为对比,我国 60 岁以上的老年人约有 2.4 亿。也就是说,你每看到 3 个老人,就应该能看到一个残疾人。而这显然是个与大多数人的常识并不相符合的比例。

那么作为一个普通人,作为一个没有能力建设无障碍设施,也没有能力制定法律法规的普通人,我们能对这件事做点什么吗?我觉得当然是可以的。那就是从内心深处开始认可残障平权这件事。我一直在刻意避免使用诸如"帮扶"残疾人或是"身残志坚"这样的词,因为这样的词很容易让人在潜意识里划分等级优劣,从而让健全与残障之间的关系成为"施舍"与"被施舍"的不平等关系。而事实上,大部分残障人群和我们每一个人一样,都是有自己的生活,思想,个性,感情,爱欲,性欲,理想与勇气的平凡得不能更平凡的普通人。在那些无关身体状况的场合,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将他们区别看待,就好像你不会因为应聘者打了蓝色的领带而觉得他/她英语不好,或者看到有人买了瓶矿泉水就觉得他/她的财务状况很差一样,一个人能不能掌握知识,能不能胜任工作,能不能博览群书,能不能谈情说爱,和他/她残疾与否,真的有关系吗? 

但与此同时,我觉得最应该行动起来的其实是残障群体本身。很多残障人群觉得,是因为社会的无障碍建设做得不好,是因为普遍存在的歧视与异样的目光,所以阻挡了自己融入社会的进程。但这一自我封闭的过程,其实反而恶化了无障碍环境。正是因为残障人群在日常生活中的缺位,让大家觉得这个群体离自己很遥远,让大家觉得身边并没有需要无障碍环境的人群,让大家觉得占用眼前这个坡道或是无障碍厕所并不会影响到真实存在的人。只有走出去,让大家见到,听到,意识到,无障碍环境的改善才有可能逐步被推动。

走出去,不光是要走出家门,更是要走出残障圈,走出自己的舒适区。你的生活和交际的范围,也就是你的声音所能传播的距离。将自己封闭在残障圈中,确实不会再有歧视与异样的眼光,但这也意味着你所有的诉求、不便和意见将没法被这个社会听见。去上学,就会有一个班乃至一个学校的同学看到无障碍环境的建设应当具备哪些功能;去工作,就会有上百人学会如何平等地与残障人士交流与沟通;即使是每天下楼买个包子,想必残障平权的意识也会慢慢在包子店老板心里扎根吧。诚然,融入日常的社会生活,就意味着也许会经常在公共场合成为注意力的焦点,要经常在众目睽睽之下据理力争,但争取权利而非等待别人施舍这个过程本来就是伴随着痛苦的。而每个人走出去的努力,也都是在为下一个人鼓起勇气。 

不管你是谁,请鼓起勇气生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