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明:#原创# 标签为IT之家在IT圈所设的投稿栏目,具体投稿规则点此查看


抱歉写了篇文章给大家添堵了,我自裁。各位放开批评吧。


序、iPad 发展简史

提起 iPad,想必各位家友的脑中都会浮现这句广告语:

"你的下一台电脑,何必是电脑。" 

从一开始的"代替上网本",到现在的"让很多 PC 都眼红",iPad 这条产品线已经迭代了10 年有余

▼ 动图:发布之初,乔布斯将 iPad 定位成"手机"与"电脑"间的第三种设备形态,锁定的是上网、电子书、轻办公等使用场景。

▼ 结合 2010 年的时代背景,乔布斯的想法直击要害:传统笔电形态笨重、便携性差,而 PC 厂商打着"轻办公"旗号推出的"上网本"说到底就是便宜、劣质的电脑。这让 iPad 有了生存空间。

▼ 但是 10 年过去,随着芯片制程、笔电模具的发展,主打轻薄的超极本越做越好。比如 IT 之家第八期众测产品,机械革命 S2(点此加入),它除了固态硬盘拉胯外没什么硬伤,甚至配备了 MX350 的独显。

笔电在进步,iPad 也在进步。从 9.7 寸到 12.9 寸,从 A4 到 A12Z,iPad 在硬件与工业设计方面相比 PC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iPad 距离"下一台电脑"仍然道阻且长,这与它搭载的"移动操作系统" iOS关系很大。

▼ 动图:苹果在 2015 年发布了第一代 iPad Pro,并首次把 iPad 与"生产力工具"联系到一起。然而,iPad Pro 与同样装载了 iOS 的 iPhone 6S 相比,除了观看爱奇艺时更 Pro 外并不见得能做更多的事

我曾以为 iPad 产品线对苹果而言无足轻重,毕竟在 2020 年 Q1,iPad 营业额只占到了苹果总收入的 6.51%。如此看来,苹果似乎没有必要在 iPad 上耗费更多的研发成本,因为在消费者心中,平板电脑终究是移动设备,正经工作还是得在 PC 平台开展。

▼ 自诩为"便携式电脑"的 iPad 在"海底捞"沦落为菜单。

就在 iPad 产品线停滞不前的时候,苹果为 iPad 的"电脑梦"打了一剂强心针。WWDC2019,iPad 的专属操作系统iPadOS横空出世。全新的多任务模式,增强的文件管理系统,以及桌面级的 App 体验,iPadOS 让几近成为"大号 iPhone"的 iPad,向着电脑的方向迈进了一大步

▼ 动图:随 iOS 13 一同发布的 iPadOS 13;

苹果为一个九年前发布的老产品编写了全新的操作系统,这件事已经令我倍感惊喜;更出乎意料的是,iPadOS 发布仅一年后,苹果对 iPad 产品线又有了大动作:WWDC2020,成熟的 PC 平台 macOS 被整个搬到了iPad 的 CPU上,而 iPad App 更是成为了"通用 Apple 平台" (UWP → UAP  )的核心要素:

"你以为 iPad 要向 PC 靠拢?其实是 PC 要变成 iPad 啦!"

▼ 搭载了 iPad Pro 2020 同款芯片的 Mac mini,可以流畅运行大型建模软件 Maya,以及高特效端游《古墓丽影》。这间接表明, iPad 的硬件架构足以胜任桌面级任务。

▼ macOS Big Sur 吸收了 iPadOS 的设计语言,例如右上角的控制中心、屏幕右侧的"今日"视图;此外,一些重要的系统应用,如"信息""邮件",直接由 iPad App转制而成

时至 2020 年,未来电脑的发展趋势已然明朗:在基于 ARM 平台的智能手机全面普及的今天,不支持快速唤醒保持连接以及低功耗运行等特性的X86 传统 PC很难得到消费者的青睐。英特尔的 Project Athena 也好,微软的 Surface Pro X 也好,大厂们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将 PC 与移动设备融为一体

▼ 英特尔"雅典娜计划"发布会现场

有趣的是,曾经被人讥讽"定位尴尬"的 iPad Pro,现在成了最接近 ARM PC 的存在;而专为 ARM 平台打造的 iPadOS 也自然而然地成为了苹果全平台战略的关键:它既承担着引导 iPhone 开发者适配大号屏幕的"向上"任务,也肩负着将移动端 App 通过 Catalyst 计划搬运到 PC 平台的"向下"任务

换句话说,最新发布的 iPadOS 14 成为了"移动 ×桌面"这一混合平台的开拓者。

▼ 以"IT 之家"为例:

  • 作为一个移动科技资讯平台,IT 之家的主要服务群体是‍‍手机用户,于是 ‍‍iOS便成了之家立足的第一站;

  • 尔后,之家客户端适配了iPad 的大屏幕,将应用界面划分为两栏;

  • 最后,通过苹果的Catalyst 转制,之家客户端登陆了Mac 平台,并拥有了随窗口大小自动调节界面布局的能力。

作为苹果探索未来电脑形态的试验田,年轻的 iPadOS 14 在三个方面展现出不同于传统 PC的鲜明特征:

  • 多场景通用的光标系统

  • 突破传统键鼠的新型外设

  • 始终响应的非模态界面

楼主将就以上三个方面谈一谈iPadOS 14对 macOS 乃至 Windows 的设计启发。

为答谢各位家友阅读本帖,我在文末提供了 iPadOS 13、14 以及 iPad Pro 2018、2020 的原生壁纸,希望大家喜欢。

一、iPad × 触控板:光标的革新

要说移动平台与 PC 平台的最大差异,用户与系统间的交互方式肯定算一个。

大部分移动设备通过触摸屏来接收用户的指令,而移动 App 几乎都是以触控为基础开发而成。作为对比,PC 平台高度依赖于外置的鼠标、键盘。虽然以 Surface 为首的触屏电脑曾有过一时的热度,但"键鼠 = 效率"的观念已在用户和开发者心中根深蒂固,各大 OEM 在 2020 年还是回到了"B 面屏幕 + C 面键盘"的传统路线。

搭载 iOS 的 iPad 很早就兼容了实体键盘,而 iPadOS 则破天荒地让鼠标成为了 iPad 的输入设备。把 PC 平台的外设引入移动平台,iPad 将会面临与 Surface 类似的困境

1.对于 Windows 而言:手指的精度是厘米级的,用户若用手指来选中原本为鼠标准备的细小文字,用户的视线就会被手指遮挡,且无法选中单个字符;

2.对于 iPadOS 而言:光标的精度是像素级的,用户若用光标瞄准原本为手指准备的较大按钮,光标很容易滑动到按钮的间隙中,系统难以判断用户意图;

尽管让基于光标和手指的两套交互方式相互兼容非常困难,但为了打造"移动 ×桌面"的混合平台,这个问题必须解决。苹果在 iPadOS 中给出的方案是:Adaptive Precision (自适应精度系统)

▼ 动图:"自适应精度系统"表现为一个可被图标吸附并变形的半透明圆点

上文提到,移动端 App 为了照顾用户"粗壮"的手指,会刻意增加按钮的间距;而桌面端 App 为了利用光标的高精度,会把多个按钮紧密排列在有限的空间中。

  • 对于前者,光标不需要像素级别的精度,用户只要能在按钮间切换即可;

  • 对于后者,外形为圆点的光标不利于用户进行精密操作,因此光标会变形为与当前功能对应的指针

与不同的界面元素交互时,iPadOS 的光标能够自动调节扫描精度,这就是"自适应精度系统"

为了实现这一功能,iPadOS 需要同时处理两个光标。

  • 第一个光标(虚线所示)记录手指在触控板上的真实位置,相当于 PC 平台的传统鼠标,它在 iPadOS 中是不可见的;

  • 第二个光标(实心所示)负责逻辑判定与视觉效果,它的形状决定了光标的精度。

▼ 对于"真实光标"而言,App 界面被分割为一个个像素点,而光标可以在任意位置移动并停留。这赋予用户极高的精度,但操作成本也相应提升;

▼ 虽然光标可以触及屏幕的每个角落,但在 App 界面中并非所有元素都能与光标互动。比如文本,光标只能与行内的文字发生交互,而行间留白则不会响应光标的输入;

▼ 动图:在"自适应精度系统"中,根据"真实光标"所在位置处可交互元素的不同,"视觉光标"会呈现不同效果。当"真实光标"接近 App 内按钮时,"视觉光标"会被按钮吸附

▼ 动图:除了按钮这类显性的可交互元素外,一些隐性的静态内容也能吸附"视觉光标"。对于文本,"视觉光标"会变成与行高匹配的插入符,并被牵引至行内

▼ 吸附的判定并不依赖于元素的大小,iPadOS 会根据"真实光标"的运动速率、方向以及加速度,推测用户的目的。以"真实光标"的运动终点为圆心,iPadOS 会寻找运动方向内最接近终点的元素,然后吸附;

▼ 动图:"视觉光标"与元素的融合也会影响"真实光标"的位置。传统 PC 触控板在点按时,手指的微小位移可能会使"真实光标"偏离按钮;在 iPadOS 中,"真实光标"会被自动校正到"视觉光标"的中心,减少意外的移动。

值得一提的是,iPadOS 的"自适应精度系统"不需要开发者适配即可在 iPadOS 中启用。不过开发者也能自定义 App 界面精度来匹配 App 功能。

▼ 动图:IT 之家的底部菜单栏。

▼ 动图:在"日历"中创建日程,开发者将时间精度设为 15 分钟,光标就会自动定位到"15 分钟间隔"的位置;如果光标快速移动,这个间隔为自动变为 30 分钟

通过"自适应精度系统",iPadOS 的光标可以自然地与专为触摸打造的 App交互;而一些登陆 iPadOS 平台的专业软件,如 Pages、Keynote、LumaFusion,则能享受到高精度光标带来的操作便利。

虽然苹果没有在用户手册中详细介绍"自适应精度系统"的工作原理,但使用过 iPadOS 的用户都能感知到本帖所述的内容(如吸附、校正)。这要感谢苹果又一次贡献了行业领先的动画效果

App 内的可交互元素会被处理为四个图层,它们由上至下分别为:

  • 光线层:"真实光标"会在此层留下一个光斑,并决定"光源"的位置;

  • 按钮本体:比如 App 内的 SF Symbol、桌面的 App 图标;

  • 晕影层:对于没有背景的 SF Symbol,晕影就是灰色的强调色;对于有背景的图标,晕影与图案主色调匹配

  • 阴影层:来自按钮本体对光源光线的遮挡;

▼ 动图:随着"真实光标",即光源的移动,按钮、晕影、阴影都会有相应的变化。这种特效在 Apple TV 上首次使用,楼主觉得很适合 AR 设备。

▼ 动图:不过,iPadOS 的光标也支持基本的悬停功能。一些不适合吸附的大体积元素,如提醒弹窗、确认按钮,在鼠标经过时会被高亮,表示选中;

上篇总结 + 壁纸下载

本帖简要回顾了iPad 发展史,并探讨了 iPadOS 作为"移动 × 桌面"混合平台所面临的问题。借助"自适应精度系统",iPadOS 的光标可以同时兼容排列疏松的移动 App,以及功能密集的桌面 App。隐藏于 App 中的精度也为开发者提供了新的设计思路。iPadOS 的方案也许能为ARM 平台的 macOS/Windows 提供思路,为在桌面平台使用手机应用提供更好的体验

下篇中,楼主会介绍 Apple Pencil 的"涂文字"功能,以及 iPadOS 在处理外设输入方面的创新。新的 iPad App 设计语言可以帮助开发者兼顾移动与桌面平台。

以下是 iPadOS / iPad Pro 原生壁纸:

非常感谢各位的等待与阅读!🙏